I will never be a memory.

南方有嘉木,那些纵横交错的水网从鸿蒙之初就开始流淌,至今几千年仍是淡对炎凉。

从北方以北来到南方以南,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接触到南方,在江南应该有一道柳岸长堤,有一池清波如碧,有一脉云山新绿。

去年今日我还在信誓旦旦的对你承诺一定会来南方,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兴趣,我对别人说我想去真正的南方她们轻蔑一笑,我忘了她们不是你,匆匆浏览的人群,没有婉约似水的姑娘,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种健康的疲惫,就像现在的生活,忙碌琐细且毫无乐趣,距离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,但是我知道你离开并不是因为距离。只是你的陪伴到了时间所以才会中途离席,还记得小时候我受欺负你二话不说就上去干架,我们一起在书店一看就是一下午,保持某种沉默的姿势。

从小混的圈子是最有烟火气的,我讨厌现在的自己,我收起了自己的任性自己的孩子气,摆一大堆专业书籍,我又恢复了戴面具做人的状态,越发渴望有一个自己的空间,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适合群居,宿舍就是深夜也会有人问你在干什么,我并不想回答假装自己睡着了,半夜呼噜声让人无法忍受,就一直睁着眼睛,嘈杂让人心盲欲死,我觉得这个时候是自由的,仅仅是这样的自由也是极为难得,并不是一个很客气的人,那些窗明几净,精致繁琐的生活方式,真的很想说句去你妈逼。

我就是一普通姑娘,绝无高尚情操有点刻薄且脾气不太好,看不惯的话不说太憋屈,在这里定居,此刻我觉得这里只属于我。

晚安呐,废话留到梦里去写。




评论 ( 2 )

© Disease doctor | Powered by LOFTER